关灯
护眼
    “大哥,波本怎么不见了?”

    伏特加坐在驾驶位上看着浑身罩满寒冰的琴酒,小声逼逼道。

    他倒不是关心波本,而是这方圆几里之内,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波本又是坐着大哥的车来的,要是被单独扔下,说不定要走到天亮。

    “开你的车,不该问的别问!”

    琴酒闭上双眼,连他心爱的伯莱塔都不想理会,Boss管理组织的能力他是非常钦佩的,要不然也不会对组织这么忠心。

    可是那位的性子简直太跳脱了,当时他第一次被召见时,Boss也是这样直接送了他一本小册子,不过内容还算正常,好歹对象是女的,而且也没有那些辣眼睛的画面。

    拿组织成员当他文艺创作的主角,勉强可以算是对他的爱戴,可是主角为什么都有他。

    琴酒想到这里,脸上的表情骤然扭曲,明明这一次经受摧残的人该是波本才是,为什么最受伤的是他这个引路人。

    可恶,这辈子都不想看到波本那张丑恶的嘴脸了!

    琴酒的双拳握紧,原本被他拿在手里的几张薄纸变得皱皱巴巴,上面的画面也有些失真。

    “?”

    他有打问什么组织的机密吗?伏特加脑子里转了一圈,确认自己刚刚的话不会引起什么不好的结果,又将注意力放在大哥身上。

    他英明神武的领导大人该不会是吃波本的醋了吧!

    早就听说Boss对大哥很好,可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明显是对那个投机分子更加另眼相看。

    伏特加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脑子变得格外清醒,也不管后面有没有遗漏的人员,一脚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他伏特加好歹也是组织里资历较深的干部成员,怎么就没有资格得到Boss大人的接见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一直跟大哥待在一起的原因,他虽然有Boss的私人邮件,但是对方好像没有单独给他分配过什么任务。

    伏特加心中暗叹一声,大哥的宠爱一朝被夺,心里一定不好过,该死的金毛,活该他腿走到抽筋。

    伏特加将自己内心能想到的骂人的词语通通在那个讨厌的家伙身上实验了一遍,终于恢复理智,开始思考如何安慰自家大哥。

    虽然大哥平时在外人眼里冷冰冰的,但是内心还是很柔软的,伏特加坚信自己不会看错。

    大哥可是会在过年的时候陪他看红白歌会的人,也会在大清早陪他去要偶像的签名。

    前方的车子刚刚驶过,红色的交通灯就掐着点到来,虽然有着十几年杀人越货的良好经验,但是伏特加骨子里对交通规则还是非常认同。

    他将车子停下来,转过头去,认真观察大哥的状况。

    额头冒着青筋,眉宇间藏着深深的疲惫,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车窗,前方储物盒上的香烟被主人随意的扔在哪里,一点垂青的意思都没有。

    看来这次的事件对大哥的打击非常大,平时他开车的时候,大哥总是会舒服的抽一根香烟,这次竟然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连眼睛都闭上了。

    伏特加吸了吸鼻子,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双手搭在琴酒握紧的双拳上。

    再然后,他的墨镜就从眼睛处掉到了膝盖上。

    他看到了什么,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