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阿仁在外科方面很有天赋,所以将他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林婉儿和赵春晖呢,则侧重于妇产科,这时代的女人背负得太多,她不想她们连生病都要因顾虑这顾虑那而默默承受。

    宋子苒还计划,等天下太平后,她成立一个专门给女子看病的医馆,里面无论是大夫还是伙计,都只用女子,也只接待女病人!

    青玄神医听说了她的伟大理想,沉默了片刻,道:“那男病人呢?重病就任其自生自灭?你这样不行,哪能性别歧视呢?”

    “男病人?不是有师父和师兄吗?”宋子苒皱起小眉毛,道,“师父,你最近有没有受到师兄的消息?京城那么乱,他一直呆在京城,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说起大徒弟,青玄神医的胡子翘了翘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老皇帝活着的时候怕死,把子卿留在皇宫,专门给他看诊。现在洪武帝那乱贼,也限制你师兄出京。他还怀疑崇州军的金创药方子,是你师兄提供的……不过你放心,你师兄来信说,他有办法出京,很快就能跟咱们师徒团聚了!”

    宋子苒有些担心:“师兄一个文弱大夫,能从戒备森严的京城出来,再经过战区平安抵达崇州吗?要不……我让霍叔去接应一下?”

    青玄神医哈哈一笑,道:“你师兄可一点也不文弱!他出身武林世家,从小在练武上就显现出天赋。不过,那小子只对医术感兴趣,家里人不让他学,他就自己叨咕,害得全家中毒,不得已才把他送到药谷的!”

    “师兄还是个武林高手?”宋子苒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儿,“师父,你说我现在练武,还来不来得及?”

    “你?别折腾了,就你那根骨,根本就是个练武的废柴,还是把心思放在学医上吧……”说到这儿,青玄神医顿了顿——貌似,他已经没啥可以教小徒弟的了,而小徒弟有许多在医学上的见解,他闻所未闻,都可以当他的师父了!

    “福丫,福丫!快,快收拾收拾跟爹走!”宋四喜跌跌撞撞地闯进来,灰头土脸,盔甲上还沾着暗红的血迹,嘴巴都起皮了。一进门,他就脚软地坐在了地上!

    “爹,怎么啦?您受伤了?”宋子苒心中一阵慌乱,很快又镇定下来,来到宋四喜的身边,给他把脉。

    宋四喜的胳膊上缠着渗血的纱布,因为一路奔波,伤口又裂开了。他顾不上这些,摇头道:“爹没事,这些只是皮外伤。孙将军伤势很重,军医们也束手无策。他是为了救爹才受伤的,爹……只能麻烦你了!”

    “一家人,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他救了爹,就是咱家的大恩人,我去帮他治疗伤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宋子苒吩咐阿仁把自己的手术用具准备好,即刻就出发。

    吴婆子也要跟上去,宋子苒劝阻道:“奶,救人如救火,我们这一路要快马加鞭赶过去,您年岁大了,就别跟着折腾了。”

    吴婆子露出失落的表情:“你这是嫌弃奶拖后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