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为了避开可能的监控,两人多花了十几分钟,才走出烂尾楼区。

    苗芊芊见他如此谨慎,不禁担忧起来,在他耳边细声道:“李铭,这事会不会连累到你?”

    光天化日之下枪杀三人,这绝对不是什么小事,被抓到甚至可能会被判处极刑。

    “本就是我做的,有什么好连累的。”李铭并没有太当回事。

    一来警察几乎不可能找到他行凶的证据,至少那把超级狙击步枪永远都别想找到。

    二来,退一万步说,他即便被送进监狱,有系统空间在,想越狱也不是什么难事,然后往国外一跑,谁能奈他何?

    当然,该有的谨慎还是要做的,在现实中,他有底气面对各种情况,但不能因此自大,因为只有永远保持一颗谨慎的心,才能避免阴沟里翻船。

    “你进来时应该被监控拍到了,警察可能会找上你,到时候……”

    李铭想了想觉得还是要提点下,不过他话还没说完,苗芊芊就打断了他,声音异常急促,“我死都不会说的,你放心。”

    在苗芊芊看来,李铭就是为了救她才杀人的,她怎么能出卖对方呢。

    “我不是这意思,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李铭笑着安慰了一句,接着继续说道:“我是说烂尾楼发生的事情,你可以一问三不知,但以前我和陈彪他们结怨的事情,你都要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要有任何隐瞒。”

    “啊?这样岂不是很容易就怀疑到你?”苗芊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不说警察就不会怀疑了吗?遮遮掩掩只会让他们寻根究底,再说,这些都是很容易调查到的信息,没有隐瞒的意义。”李铭淡淡的解释道。

    “也对。”苗芊芊并不蠢,脑筋稍微一转就想明白了,于是便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铭背着她来到路边,很快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最近的医院。”系好安全带后,李铭出声道。

    “不用,不用。”苗芊芊连忙摇手,“这点小伤休息下就好了,没必要去浪费时间。”

    李铭迟疑了一下,缓缓点头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家。”

    他也有过几次崴脚经历,基本都是自然康复的,情况严重就冰敷两天,并没有什么大碍。

    苗芊芊家住旧城区,距离李铭租房的地方也不远,只有一公里左右,但这里环境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破烂的水泥路面凹凸不平,陈旧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广告,上面的电线像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最让人无法忍受的还是随便乱扔的生活垃圾,以及无视行人的硕鼠。

    “我听说你家住在花园小区,怎么搬到这里来了。”李铭背着苗芊芊小心避过一坨黑乎乎的东西,跨上前面的台阶。

    “花园小区的房子一年前被那个男人卖掉了。”苗芊芊闷声道。

    “那个男人?”李铭重复了一句。

    “就是我爸,自从两年前染上赌瘾之后,家里能换钱的东西都被他卖掉了,当然也包括房子,搬到这里只是因为租房便宜。”苗芊芊几乎是憋着一口气说完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

    李铭默然,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苗芊芊的家庭环境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还不如,至少他现在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而苗芊芊的情况就恶劣多了,虽然有个家,却是家徒四壁,虽然有父母,但一个在医院等着要钱治病,另一个则深陷赌博泥潭而无法自拔……